吕永超纪实散文·信的故事 一封差点挨打的信

2017-06-17 12:12
我能继续读书归功于我叔叔。当年父亲患病,靠母亲一人支撑,日子难以为继。初三上学期开学的时候,我自动辍学,在家务农。叔叔很气愤,扛着锄头追赶着打我,我绕着一座叫瓦尔边的山丘跑了两圈,他追了两圈。幸好他没有追上我,不然我的腿会被打伤。在婶婶的劝说下,叔叔不打我了,也不理我。他在大队任出纳,特意叫生产队长天天给我安排耙田的活计。春耕期间,农田犁过之后,需要耙田、耖田,前者将土块耙细,系粗活;后者将水田平整,为细活。牛拖木耙、人走耙后,扬鞭催牛,竖向到底横向到边。听话的牛在人的指挥下,牛走人走,水声嗵嗵;不听话的牛,走走停停,还尾巴沾水四处乱甩,时常搞得人睁不开眼。一天下来,小脚肚子被泥土、杂物割得血痕尽显,火辣辣的疼。连干三天,我精疲力竭,骨头都散了架,倒在床上起不来。叔叔来到我床前,不但不同情,还虎着脸训斥:农民哪有休息日?起来,起来!我倔强地转过头,面朝床里头忍泣。叔叔又说,庄稼能哭出来,还要耙田干什么!我哽咽着说叔,不是我不肯读,是家里的条件不允许我读。叔叔说,只要你读书,你父母的工作我来做。一番对比教育,终于说服了我。第二天,他骑上心爱的飞鸽牌自行车,送我到了吕兴祖中学。叔叔一直津津乐道读书的我,为他挣得了面子,我是我们小山村第一个考出去的。他十分愿意给我写信,在替我父母问候之余,他常常夹带“私货”,大段大段地书写人生、理想。我极其愿意读叔叔的信函,在我世界观形成的关键时候,他那些道理给予了充足的养分。以往我跟叔叔写信,在信封上写“吕××叔叔亲收”。后来,教《大学语文》的杨教授告诉我,信封是让邮递员按图索骥,起路标作用的,你的叔叔不一定是邮递员的叔叔,邮递员与你叔叔是同志关系,所以正确写法是“吕××同志亲收”。杨教授的说法无疑正确。我按照这种做法给叔叔写信。叔叔很快回信,针对信封写他为同志,极其恼火。说我去南京没三天,眼睛就长到额头上了,分不清长幼;书没读多少,心思就五湖四海了,掂不出轻重。你要是在我身边,不扇你二巴子,我就不是你叔!我赶紧请假一周,回趟老家。没有先回自己的家,而是先去叔叔的家。叔叔在聚精会神地修补渔网,有一会儿没发现我。一旦发现我,他惊讶得脱口而出:你咋回来了?古铜色脸上都是笑容。很快笑容消失了,眉毛竖起,说:我不是你的同志吗?咋是你叔叔呢?他的声音由低而高,渐渐地吼叫起来,脖颈胀大得像要爆炸的样子。我赶紧跪在他面前,低眉顺耳。叔叔毕竟是一个通情达理之人,眼见站着比他高、横着比他壮的侄子,他抓起了扫帚又放下了,不耐烦地说:男儿膝下有黄金,起来起来!我站立起来,看见他用洁白的牙齿咬住嘴唇,过了一会,紧绷的面色才缓和下来。我赶紧打声招呼,溜回了自己的家。按常理,我这趟回家的第一餐饭应该在自己家里吃,但叔叔要他操办。婶婶剁肉、杀鸡,满满一桌菜,像过年似的。我明白,叔叔为我专程回家道歉而感动,农民答谢的方式不是花言巧语,是实实在在的行动。三杯酒下肚,叔叔又和我理论信封上“同志”的问题。如果他不提起,我打算以后在信封上只写他的名字,不加“叔叔”“同志”这样的词语。我回老家之前做了一定功课,向杨教授讨教过。杨教授告诉我,古代的“信”字是人不是物。“信”不是信件信函的意思,而是指送信的人。《史记》中“说楚王发信臣”,《资治通鉴》中的“宜急追信改书”等,文中的“信”都是使者,即送信人,“书”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信。既然叔叔提起这个事情,我有必要把杨教授的解释,转述给他。叔叔素来崇拜老师,当年他复员回乡第一愿望是想当大队小学老师。他放下酒杯,认认真真地听我说完。他指头点着桌面,自言自语:还有这事?他沉默了一会儿,独自喝了一杯,丢两粒黄豆嘴中,嚼得咯嘣咯嘣响,又说:人家是教授,知识用箩筐都装不完。我趁机说:叔,要不是杨教授教我,借个胆也不敢写“同志”。
收藏
相关阅读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文章分类:黄石社会 去大奖娱乐手机在线玩:黄石在线 重点关注: 大奖娱乐在线试玩网 黄石实事新闻 大奖娱乐在线试玩 大奖娱乐在线试玩直通车 黄石名人 ? 2015-2021 黄石在线www.ihuangshi.com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站内内容未经授权使用,将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力 鄂公网安备 420204020000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