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父亲

2017-06-17 16:57
(舒建新)父亲辞世十七年了,但我对父亲的怀念并没有因时间而淡化,父亲的音容笑貌常在脑海里萦绕。父亲二十多岁参加土改运动,几年后当上了领导几万群众的公社党委书记,在乡下人看来算是“大官”了,但父亲为人谦和,平易近人,从不以官自居。上世纪六十年代,自行车在农村较为罕见,公社为父亲配了一辆自行车。父亲除到县委和孝感市开会及到下面检查工作外,很少因私事用自行车,即使是偶尔骑自行车回家,见到熟人即下车打招呼,只要是到了老家地界,父亲就推着自行车走回家,以示对父老乡亲的敬重和谦恭。父亲当干部三十多年,经常向我讲“君子爱财,取之有道”的做人准则。照现在的话来讲,父亲是一个廉洁自律的好干部。1960年前后的三年,物资特别是食品相当匮乏,但父亲从不到老百姓家吃“人情饭”,有时因工作需要到群众家吃饭,父亲一定按标准每餐付一角五分钱半斤粮票。当时父亲一个月的工资是三十五元。农村按工分分粮,劳力多的人家分粮用箩筐挑,我们兄弟年少,家中只有母亲一人挣工分,所以我家分粮食用篮子往家提。母亲为此没少唠叨,曾多次要父亲别当干部回家挣工分。父亲对党和国家充满希望,认为困难是暂时的。孩多父母苦。我们兄妹七个,经济上捉襟见肘。父亲非常节俭,衣服十分朴素大多打着补丁,从衣着上很难看出父亲是一名国家干部。父亲的一件旧棉袄已穿了十多年,外面罩上一件算体面的外衣。春节前夕,父亲当着全家人的面掀开旧棉袄的外衣,露出破得像渔网的破棉袄自嘲地说,看来这件宝贝棉袄又要陪我过个年啦。一次,父亲在县城开会,晚上休闲时,几个干部闲逛到一家小吃店附近,经不住小吃店传出的糯米香的诱惑,几个人就走进小吃店准备点一元钱一份的红糖拌糯米饭。只有父亲佯装胃不舒服,一个人默默地走出了小吃店。后来父亲说,这一元钱几乎是他一天的工资,可以买好多白面馒头,让我们兄弟几个吃一顿呢!父亲常对我们说,自己身为公社的主要干部,不忍心给党抹黑去侵占群众的利益,更不想因某件事犯政治或经济错误,让自己的子女在社会上难以做人。父亲在基层领导岗位上几十年,生活虽然清贫点,但活得踏实。世纪之年,父亲病逝,任凭千呼万唤也唤不回我的父亲了。
收藏
相关阅读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文章分类:黄石社会 去大奖娱乐手机在线玩:黄石在线 重点关注: 大奖娱乐在线试玩网 黄石实事新闻 大奖娱乐在线试玩 大奖娱乐在线试玩直通车 黄石名人 ? 2015-2021 黄石在线www.ihuangshi.com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站内内容未经授权使用,将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力 鄂公网安备 420204020000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