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望

2017-06-07 21:22
郎溪的乡亲们是幸福的。大冶的乡亲们是有情的。上次“郎溪行”还是在两年前,由于种种原因错失行程。再次接到采风通知的那一刻,内心的激动真是无法形容。然而,出发前几天,单位召开省十四届中学生运动会大冶分赛场组织工作动员会,看到宣传组中有自己的名字,心儿就像一片浮在水面的树叶,每个细胞都润满了水,虽不想下沉,但还是慢慢沉下去了。虽然再次无缘“郎溪行”,但我的心和大家是同步的。登上大巴的那一刻,应是早上五点多吧,车厢里一定溢满了开心和快乐。600公里外的那一头,薄雾濛濛的南漪湖边,一艘艘小船正准备迎帆起航,我的说大冶话的乡亲们向来都是这样勤劳的。我不敢想象南漪湖到底有多大,也不敢想象南漪湖到底有多美。我只知道,在南漪湖周边居住的大冶人后裔有十万之众。傍晚时分,我在想象我的乡亲们驾舟归来,夕阳照在脸上,一定是红艳艳的。虽然再次无缘“郎溪行”,我仍能想象郎溪籍大冶人的热情和大冶籍大冶人的豪放。水韵郎川酒端上来了,毛铺苦荞酒端上来了。清蒸银鱼上桌了,那是刚从南漪湖打上来的新鲜银鱼。印子粑上桌了,那可是郎溪乡亲做的地地道道的大冶印子粑。600公里山山水水,阻不断郎溪大冶的浓浓乡情。手握了又握,话别了再话别。汽车喇叭响了又响,该上车的人还没有上车。汽车终于启动了,挥挥手,再挥挥手,送别的亲人久久不愿离去……我身在大冶,却遥望郎溪。■张学华
收藏
相关阅读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