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在郎溪

2017-06-15 19:49
■黎先燕一方水土一方人,一脉亲情一桌鲜。我一直固执地认为,美食与地理、环境、气候,人们的脾性息息相关。五月的郎溪行,更加印证了这一观点。这一日,出发了。初夏的太阳已有些许威力,照在脸上热辣辣的,人的心恨不能生出藤蔓蔓延开去,早些到达郎溪为好。到安徽省郎溪县飞鲤镇湖滨村,已是当日下午一点多钟。村干部迎在村口,接上大部队,径直招呼我们用餐。穿过竹影摇曳的石板路,闻到扑鼻的饭菜香。一路七八个小时的风尘仆仆,徒然有了归属。油爆虾、干锅鸭、烩江鲶、臭鳜鱼……眼前这一桌的食材,估计产自南漪湖吧,要不然,怎么会有这么一股子江河湖泊的气质?郎溪县处于安徽东南边陲,皖、苏、浙三省交界处。这里是江浙鲜咸味与湖广辛辣味之间的过渡,咸鲜打头阵,辣意藏其间。郎溪湖滨村摆下的这桌美食,食之,几乎感觉不出我们已远行千里。据说,飞鲤镇有八成居民祖籍大冶,迁居150余年来,将大冶饮食习惯带到了这里,与当地饮食文化相互融合、渗透。郎溪和大冶,有湖环城,雨水丰沛,空气湿度大,菜品劲辣豪爽,郎溪的辣更含蓄隽永。而食辣驱寒之目的,两地大冶人仍重情讲义,是没有变的。主人招呼我们尽情享用,我们却迟迟不忍下箸。从正午等到午后,这桌美食仍保持温度,亦如村人在村口翘首以盼的热情。南漪湖,水美鱼肥。我们吃鱼有时用油炸,省去了诸多繁琐的环节。我感觉这样吃鱼,简单粗暴又粗糙。湖滨村的这道鱼,倒是深得我心。用椭圆形盘装了,乍看上去并无二致,夹上一筷,你才知道,有异香入喉。听山庄老板娘介绍,臭鳜鱼与六安瓜片、淮南豆腐齐名,制作过程颇有讲究。把新鲜鳜鱼用淡盐水腌渍在木桶六七天,用青湖石压住,待鱼散发似臭非臭气味,就可下锅煎食。有人嫌恶这绵臭,有人愈发喜好这一口。喜欢是不要道理的,如同血缘之亲,哪怕相隔千里万里,也会找到你,亲近你,抚摸你。饮皖酒,品湖鲜,让我们记住了这浓香而宽厚的醇酒,记住了南漪湖有船在岸,波光潋滟,远崖入水,管它有没有艳阳朗照,管它有没有渔人晒网,此时此刻,大冶湖与南漪湖相约,奔汇入江,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有多少美食值得一尝再尝,有多少亲人终会相牵相伴。在无数庸常日子里,我们遥望郎溪,敞开嗓门喊一声“快回,家中酒菜已备好!”
收藏
相关阅读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