仁义哥哥无悔四年坚守

2017-06-15 19:50
开栏语:从来没有人愿意不幸降临在人世间。然而,当不幸来临时,我们总是能读到那些平凡普通却感人至深的亲情故事;总是能看到那些素昧平生却遍伸援手的爱心汇聚;总是能体会到一方有难八方援般的城市温度;总是能感受到人间自有真情在般的社会大爱。今日起,本报特开设《小城大爱》栏目,在为不幸者们提供一个求助平台的同时,挖掘出大爱故事,渲染出和谐、美好、温暖、真善的社会主基调。■本报记者 周雨婷推掉婚事,辞去工作,灵乡镇岩峰村岩刘湾青年刘升刚几乎舍弃了自己的一切,上京陪护植物人弟弟将近4年。对于刘升刚这几年的坚守,母亲纪玉来十分心疼,而他却说:“我只有这一个弟弟,我不照顾谁来照顾他。”热心弟弟突遭横祸成植物人事情还得从2013年说起。2013年10月18日晚,刘升刚正在家里和父母话家常。突然,他们接到了一个从北京打来的电话。电话那头的民警告诉刘升刚,他的弟弟被送到了北京市世纪坛医院并办了入院手续,“当时,民警说我弟弟已经不省人事了并呈休克状态,民警告知我尽快赶去医院。”刘升刚回忆道。原来,10月18日当晚,做厨师的弟弟刘列来到朋友处询问新的工作。当他走到北京西站(火车站)的附近时,看到有一伙人在打架,他见状忙上前去劝架,不料,混乱当中被人用砖头击中了头部,打架的人见状都跑了。后来,有过路人发现了倒在地上的刘列来并报警,民警随即将其送到医院。刘升刚匆忙赶去北京的医院。医生告诉刘升刚,他弟弟到医院时已是植物人了,病情转好的希望微乎其微。当时的刘升刚不愿意就这样接受弟弟成为植物人的事实,他咨询北京有名的专家,没想到得到的回复竟然是,“你弟弟病情能转好的希望为零”。刘升刚不愿相信专家的判断,弟弟是他看着长大的,当初弟弟来北京也是奔着他来的。如今,这样一条年轻鲜活的生命,毫无生气地躺在病床上,他不甘接受这样的结果。于是,他开始寸步不离地照顾弟弟。仁义哥哥舍弃一切全心陪护当时的刘升刚,已经有了一个谈婚论嫁的女朋友。“灵乡的房子已经装修得差不多了,就等办婚事了,”母亲纪玉来说,但刘升刚心头一直挂念着弟弟,“只要弟弟活一天,我就要陪一天,但我不能让女友跟着我受苦。”刘升刚暗暗做下了决定,为了弟弟,他准备舍弃一切。他打电话给正准备嫁给自己的女友,推掉了婚事,也将工作辞掉了。刘升刚对弟弟的照护无微不至,他从护士那里学到了所有针对弟弟的护理知识。每两小时为弟弟翻身一次,捶捶背;每天为弟弟喂食6次;天气渐渐热了,他一个星期给弟弟洗一次头、一个月理一次发……几年来,弟弟身上一个褥疮也没有,连医院的大夫、护士都夸他细心。住院很花钱。很快,刘升刚和弟弟两人近20万元的存款没有了。为了筹措医药费,71岁的父亲刘立国外出做苦力,母亲纪玉来将自己做取钢板的手术费1.2万元悉数汇到了北京。原来,纪玉来曾发生车祸,被撞断大腿骨和股骨,动手术时上了不锈钢钢板。肇事车主赔偿了1.2万元,这1.2万元本是后期取钢板的费用,爱子心切的纪玉来忍受着钢板、钢钉带来的疼痛,将钱汇到了医院。三年多来,家里借遍了所有亲戚,已经花了近70万元,刘升刚的家里早已是债台高筑。不幸家庭困苦不堪企盼爱心如今的纪玉来,拖着伤痛的腿,拄着拐杖,在灵乡、大冶、黄石等地方行乞。“我身子骨不行,想做事别人不要,可是儿子还在病床上每天急需医药费,我能讨到一点是一点。”在外乞讨的日子,她早上一般不吃,中午吃两个馒头。口渴了,就接点自来水喝,或者自己前一天晚上烧好放凉后带在身上。晚上回到灵乡,随便对付一下,一天就这样过了。刘升刚也瘦得皮包骨。因为最艰难时,他每天早晨吃一个馒头,中午吃一个馒头,晚上吃1.5元钱的米饭,一天总共只花2.5元钱。这样的日子持续久了,他因缺乏营养几乎倒下。纪玉来从自己随身背着的已经看不出颜色的布袋子里拿出一张照片,那是两个儿子和老伴在天安门前的合影。那时的刘升刚和刘列来,健康、气色好,父子三人和谐有爱。如今,一个躺在病床上终日与药物为伴,一个寸步不离一心扑在照顾弟弟上,一个古稀之年还要在工地上做苦力。想起自己的家庭,纪玉来忍不住流泪。刘升刚的坚持创造了奇迹,植物人弟弟的病情有了好转,意识恢复了,能听懂别人说话,右手可以活动。如今,刘升刚在医院照顾弟弟做复健。医生告诉刘升刚,最好的结果是,弟弟可能恢复说话能力,能下地走路。但,这又是一笔不薄的费用。去年,村里通过多方募捐,为刘升刚送去了两万多元爱心款;为纪玉来、刘立国和刘列来三人办理了低保,三个人一个月的低保金1000余元。但这些钱,对于刘列来的医药费来说仍是杯水车薪。
收藏
相关阅读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