邂逅五哥

2017-06-18 21:42
接到市作协的电话,到沼山桃园采风。我驾驶着小车和文友出发了。大约半小时的车程,小车在保安街大道左拐,沿着一条新铺的柏油马路前行,漆黑的柏油马路被小车覆盖了,小车走走停停,车速十分缓慢。沼山人做桃的文章,春天主办桃花观光旅游文化节,夏季主办水果采摘旅游文化节,政府搭台,商贸唱戏,游客纷至沓来,沼山人接待游客,出售土特产品,沼山的马路上小车如流,游客比肩接踵,沼山的村庄热闹了。五哥的家,就建在水库堤坝下田畈的马路边,水库堤坝后面,就是五哥的桃园。他家二层小楼前已停了七八台小车,车位也紧张了起来,我就开车直奔水库堤坝内的桃园。桃园就在一片山坡上,坡下的小屋前也有几辆小车,小屋前的土泥路上车辙交错。桃林中已有几拨人在攀枝采摘,不时发出说话声和欢笑声。沿着一条上坡的小径,来到桃园,我们有点诧异:桃园一片狼藉,烂桃、虫桃在桃树下抛撒着,有的桃树是折枝断臂,偶尔看到树梢上有几个红桃,也是遥不可及。无奈之下,我们只寻找着躲在桃树叶间的桃子,又摘了些晚熟的青桃。下山来到五哥门前,这里已集中了市作协的领导和一批文友。五哥很豪爽客气,中餐他设家宴款待我们。五哥叫了程政权,今年68岁,当地人和游客都叫他“五哥”。他原来是开采膨润土矿的,后来矿山停业了,从事“狗血桃”的种植。五哥的桃园引进了一种香甜可口的“狗血桃”。顾名思义“狗血桃”刚采摘下时皮白肉红,咬一口香香脆脆,若放上一两天,桃就变成了红皮红肉,吃起来味甘肉绵。席上我有幸与五哥坐在一条木板凳上,我怕犯酒驾,只喝了些饮料。五哥很直爽斟了一杯苦荞酒,恭谦礼貌地与大家碰着酒杯。酒过三巡后,我与五哥攀谈起来。五哥说:“我当过兵,开过汽车,又开采过膨润土矿。我一九六八年三月当兵,去了甘肃酒泉的空军雷达部队工作。”我听了突然站立了起来握着五哥的手说:“哎呀!幸会,幸会呀!我们是同一天同坐一列火车去大西北的兰空战友呀!”我俩紧握的双手抖动着,像革命者找到了地下党那样的相见恨晚。两个兰空战友,五十年来从未谋面,今天邂逅在他家的酒席上,缘分呀!我们互相留了电话号码。这次,沼山摘桃采风,奇遇战友五哥,两人回忆大西北的战斗历程,共叙战友深情。真乃是:昔有桃园三结义,今在沼山遇五哥,兰空战友情常在,大好年景在拼搏!■柯尊国
收藏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