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亲

2017-06-18 21:42
父亲是一个和蔼可亲、老实巴交的农民。其实他完全可以不是农民,或是工人,或是一个小小干部。从儿时记忆中,父亲就常讲着他的故事,那时还小不太懂,捧着小脑袋侧着个身子认真的听着。父亲从小家里穷,那穷不是一般的穷。父亲兄妹七八人,他排老二。一家孩子这么多,这老二呀难当,爹不疼娘不爱的就撮合过呗。好在,父亲读书是很用功,让他上到初中毕业。也不知道是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呢还是胆小怕事,或是这“孔融让梨”的书读得“好”的原因,他硬是凡事都让着哥哥,让着弟弟妹妹,凡是别人找茬的事他也一律让着,这“吃亏”就成了他的家常便饭了。一直以来,反正我自认为父亲书就是读得“好”,他捧“孔家”(孔子、孔融)思想为灵魂,“儒”学思想的“荼毒”侵害得他太深,三纲五常(三纲: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五常:仁、义、礼、智、信)在他的工作上、生活中、做事为人中,实践、运用得淋漓尽致,算是入侵到骨子里了,以至于渐渐地他的“儒”变成“愚”,似乎到了“儒”的致极境界——“迂腐”,算是被“老孔家”禁锢了。父亲初中毕业时,正逢是合集体时期,户户家家靠挣工分,有劳力就是好,在这种状况下父亲的书读得再好也是无法再继续读下去了,就得回来挣工分。父亲这人呀,秉性温良谦和又正直,加上多少读了些书的原因倒也有招惹人注意的时候。这不,村里一个与奶奶同姓同辈的村支书干部倒是关注上了父亲,这本说八杆子打不着的关系,就认了奶奶这个姐姐,还认了父亲这外甥,这倒扯上关系了。话说到了秋季,这征兵的时节到了,这老舅公还真是一个有心人,叫父亲去应征参军,父亲一去还真被征上了。在那个年月这可是绝好机会,是农村娃走上好前程的开端呀,可这穷怕了胆小的爷爷奶奶硬是不让去,这老舅公也几次好说歹说终究是于事无补,父亲随了父母之意只能作罢了。后来,父亲又得到了份差事,去了镇上的矿山上上班,每月能领二三十元工资。看见大伯无所事事,父亲一心想给他弄个事做。父亲硬着头皮多次向矿山的领导说好话求情,最终还没磨下来。于是,他就让大伯顶上去自己下岗回来了。之后,父亲又到土管所工作好几年。土管所是个得罪人的地方,那时整天东奔西走,到处收缴征费。因不忍心看到人家困难,父亲不知道几多次替人担保拿工资垫付,或是同上面说情,就这样久而久之,工作执行力怕是不到位,被转调回到村里工作,可就他这品性就没有停过,就这样到现在老了连个党员都不是,终究只成了个老实巴交的农民。■刘江华
收藏
相关阅读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