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父亲节

2017-06-19 16:44
父亲节我已找不到父亲仿佛有一根刺卡住喉咙十五年前父亲躺在医院病床上我做了一道选择题没能阻止父亲放弃手术还差两千元钱难倒了七尺男儿父亲的生命进入倒计时我抱回一大堆碟片试图弥补做儿子的罪过让他沉浸在喜爱的楚剧里忘记癌细胞的疼痛父亲走时我一夜长大从那时起才懂得什么是父爱才知道怎么做父亲■黄海斌
收藏
相关阅读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