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憾

2017-06-19 16:44
有些遗憾,一旦发生了,就无法弥补。譬如,我之于李朝鲜先生。李先生于我,是名副其实的一面之交。可这“一面”,却让我很感动,也因此留下了深深的遗憾和愧疚之情。2004年夏的一天,一位老人找到我办公室,自我介绍说他叫李朝鲜。当时我们互不认识,我边给老人倒茶,边问老人找我何事。这时,老人从手提包里拿出一本书送给我。他介绍,他和我岳父生前是诗友,从我岳父那里了解到我很喜欢文学,所以特地将自己的拙作送我一本。其时,岳父已去世两年有余,我虽爱好文学,但对律诗并不感兴趣,可老人特地专程送上门来了,为了不让老人扫兴,我违心地说自己很喜欢,并将书双手接着。当我翻开书时,从书中掉下一张纸条,我拾起一看,不禁眼前一亮,纸条上写着一副对联:“家乡添秀色,沼岭起笼云”。这是老人专为我创作的嵌名联,没想到老人不仅知道我爱好文学,还知晓我是鄂州市沼山镇人,并借对联真诚希望我能为家乡“添秀色”。我不禁为自己刚才的怠慢羞愧难当,忙握着老人的手,一个劲地道谢。我曾收到过包括岳父在内的不少大冶诗联界前辈、文友为我题赠的嵌名联,但我最欣赏李先生所赠的这副,它言简意赅,饱含深情。遂请大冶知名书法家王国华先生为我撰写成条幅,收录在我2007年出版的第二本杂文集扉页里。一晃又过了几年。2013年初,我到保安镇出差,接待我的是该镇时任党委副书记。闲聊时,得知其父竟是与我有过一面之交、并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李朝鲜先生。我遂把当时见面的情景一五一十地讲给他听,并告诉他自己把其父赠我的对联收进了书里,想送给其父一本。我留下了其父的电话,本想一回家就了结这一心愿,顺便也请请李老师,以示答谢,并请张检察长作陪。我与张检察长联系好后,与李先生电话联系时,他说自己在武汉住院,过几天就会回家。可当我过了十来天后,再次与李先生联系时,接电话是他的儿子。他告诉我,其父就在几天前“走”了。李先生居然“走”得如此之快,连让我了结心愿的机会都不给。我只得将收录有他对联的拙作送给其子,不知李先生是否泉下可知?■刘家云
收藏
相关阅读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